顶点小说网 > 港综1986 > 第九十二章:盲辉
    “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,拿着烟牌的哑巴又转了回来。

    谭耀文抬头看去,回答道:“他呀,他叫盲辉,是和联胜的苦力,我看他可怜就让他留下了,平日在庙街这一代卖烟为生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哑巴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只是结巴,而且为人胆小懦弱,不喜欢说话而已。”

    谭耀文招了招手:“盲辉,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耀,耀文哥。”

    盲辉看上去很害怕谭耀文。

    当然,油麻地就没有不怕谭耀文的古惑仔,谁都知道耀文哥最凶嘛。

    “看吧,不是哑巴。”

    谭耀文一边向吕泽说着,一边拿出二十块放在桌子上:“一包万宝路。”

    盲辉手忙脚乱的拿烟,接着又给谭耀文找了六块钱零钱,这才拿着20面额的港币跑掉了。

    “他居然收你钱?”

    吕泽看的一脸意外。

    谭耀文再怎么说,也是油麻地和庙街这一片的老大。

    盲辉在他的地盘上混饭吃,现在老大要抽烟了,当苦力的怎么敢收钱。

    “他是傻子嘛。”

    谭耀文洒脱一笑,没有和盲辉计较。

    吕泽点点头,他算是知道盲辉为什么身上有伤了。

    八成是有古惑仔从他这拿烟,他跟人家要钱来着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不是每个古惑仔都像谭耀文一样,吃东西给钱,买东西也给钱。

    大多数底层的古惑仔,做事都不是很讲究。

    遇到烟童这种最低级的社团苦力,不敲诈一下就算好的了,买烟给钱,想都不要想。

    “盲辉其实挺守规矩的,除了性格犟了点,一点坏事都没干过,还收留了一个叫张文慧的北姑。”

    “他每天卖烟赚的这些钱,都被他交给张文慧了,因为张文慧没有身份证,他想帮着把身份证办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张文慧呢,就住在盲辉租的房子里,以按摩为生,当然,不是很正规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二人相依为命,有今天没明天,像这种社会底层民众,油麻地实在是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吕泽一句句听下去。

    慢慢知道为什么盲辉是和联胜的苦力,他在庙街混,谭耀文这个恒记的大哥却不赶他走了。

    因为盲辉的经历,和谭耀文有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当年谭耀文一文不值的时候,也认识了一个叫阿嫦的北姑,二人相逢于微末。

    只可惜,阿嫦心里一直惦记着八中,没有和谭耀文走在一起的心思,最终二人反倒成了义兄妹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盲辉,谭耀文可能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    不然恒记的地盘,凭什么让你们和联胜的人恰饭。

    “耀文,整个油麻地,你现在占了多少?”

    几杯酒下肚,吕泽说起了正事。

    谭耀文回答道:“大概三分之二吧,还有一部分被和合兴的烟鬼乐,还有和联胜的丧琨占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吕泽举了举杯子,开口道:“停下来吧,油麻地反黑组的阿头找我谈过了,警方不会允许一家独大,你要见好就收才行。”

    谭耀文沉默少许,点头道:“放心吧泽哥,我会吩咐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吕泽接着喝酒,语气淡然:“社团相争,就像是压弹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用力,它就缩了,你一松手,他还想弹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会做事的人,多的话我就不说了,只一点,油麻地不能乱。”

    “乱了,会有人说你无能,你还年轻,扛不起这个标签。”

    谭耀文重重点头:“我懂...”

    算起来,谭耀文今年才28岁,比何定邦还要小两岁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已经是江湖上数得着的大哥级人物,走到哪都能让人喊一声耀文哥。

    未来要是还有机会,未必不能再进一步,带领恒记成为一流社团。

    只是这不容易,需要等待和耐心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等待过程中,更要如履薄冰,一步也不能走错。

    走错了,机会就落不到你头上了。

    踏踏踏...

    “盲辉,站住!”

    “不许跑,快点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酒过三巡,远处传来呼喝声。

    吕泽几人抬头看去,发现盲辉正被几名军装警追着。

    嘭!!

    盲辉的腿受了伤,不是很不利索,没跑多远便被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几名警察围上去,噼里啪啦一顿踹,边踹边说道:“让你不要跑了,害我们追的这么辛苦,我看你真是活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吕泽隔着很远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谁,谁喊的?”

    领头的军装警四下寻找。

    吕泽放下筷子走过去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阿头,这人我认识,咱们西区总署的重案组组长。”

    不等为首的警察说话,便随从警员在后面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阿头楞了一下,反问道:“没看错吧?”

    手下摇头道:“错不了,拆九龙城的时候我见过他,当时我在站岗,亲眼看到他和警司谈笑风生,还从警司车里拿烟抽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西区总署,重案A组的组长吕泽,几位弟兄,这人犯了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吕泽把证件从口袋里掏出来,戴在了胸口上。

    “吕sir!”

    阿头赶紧立正敬礼,然后回答道:“有人举报盲辉卖走私烟,我们来找他问话。”

    “泽哥,这几个是庙街巡逻组的人,管这一片的。”

    谭耀文在后面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吕泽心中了然,看了眼趴在地上的盲辉,不在意的问道:“什么人举报的,电话还是上访?”

    阿头回答道:“是电话举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没证据了?”

    吕泽回头看向维族大叔:“老板,来半只烤全羊,招待下我的这帮弟兄们。”

    “半只烤全羊,马上就来。”

    维吾尔大叔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吕泽收回目光,看向这名巡逻组的头头和他身后的几名弟兄,开口道:“盲辉嘛,小人物一个,他的情况你们又不是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个面子,今天就算了,我给兄弟们点了烤全羊,这羊肉一定要趁热吃才行。”

    几名巡逻警面面相视,有些不好意思:“吕sir,这不是让你破费了吗?”

    “都是西区的伙计,有什么破费不破费的。”

    吕泽满不在乎,对着谭耀文说道:“耀文,替我招呼下大家,巡逻组很辛苦的,以后让你的手下不要生事,为阿sir们减轻负担,知道嘛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泽哥。”

    谭耀文笑容灿烂。

    “阿头,庙街的谭耀文啊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我又不是瞎子,怪不得上次庙街火拼,上面不让我们抓恒记的人,原来人家背后真有人。”

    几名警员对视一眼,都心照不宣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谢,谢谢...”

    耳边突然传来道谢声。

    吕泽回头看去,只见盲辉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,抱着装私烟的背包低头跑掉了。

    顺着他跑开的方向看去,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正站在路口。

    二人手拉着手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不时向这边看来,目光中带着感激之色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吕泽拉着关清卿的手,走在庙街繁华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关清卿微微回头,看着和几名警员拼酒的谭耀文,有些不确定的说道:“耀文毕竟是江湖中人,把他介绍给庙街巡逻组的同事,恐怕会有人说闲话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吕泽微微摇头:“在九龙城寨的拆迁一事上,谭耀文出力不少,但是他的功劳不适合公开,让他带人打进油麻地,本就是上面给予的奖赏,不然你真以为我有那么大面子,能命令油麻地警署啊?”

    当然,吕泽有一句话没说。

    谭耀文能做的事,有很多人愿意做,也可以做。

    为什么是他,不是别人,这就是吕泽的私心了。

    扶持一部分,打压一部分。

    本就是警队的一贯手段,吕泽不做也有别人做。

    就拿洪兴的蒋天生来说,很多人都说他和警务处长是好朋友。

    吕泽觉得,这句话未必是空穴来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