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港综1986 > 第八十四章:我只是天生神力《求订阅》
    “泽哥,都收拾好了。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篝火浇灭,背起行囊,该收拾的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老何打头,凌靖殿后,把他们带下山。”

    打着手电,吕泽三人外带钟丽五个,一起向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走了一会吕泽就发现,钟丽一伙人,除了钟丽以外全都是废物。

    两个男的也是软杆杆,一点用都没有,动不动就哎呀一声,喊得吕泽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老兄,你是男人啊,别总抓着我的衣服好不好,你不是要我背你下去吧?”

    何定邦也快疯了,瞪着跟在他身后的年轻人,恨不得把他一脚踹下去。

    “阿sir,我也不想啊,路太滑嘛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被说的有些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这样可不行啊,身子骨这么虚,以后怎么成为家里的顶梁柱?”

    吕泽忍不住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是不虚,就不用练柔道了,练泰拳,西洋拳,截拳道,或者空手道不是更好。”

    钟丽也对两名男性同伴有些瞧不上眼,就差没说二人是娘娘腔了。

    一路下来。

    慢慢悠悠。

    来时吕泽几人用了半个多小时,还是没打手电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回去这一路,居然比来时还多用了十分钟,从这就能看出人和人的差距来。

    所幸千赶万赶,赶在十二点之前,吕泽几人回到了营地,没有夜宿荒山。

    “泽哥,怎么去了这么久?”

    营地内,宋子杰和张柱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我恨不得趴在地上,把他们几个驮回来。”

    吕泽少有的幽默了一下,随后给众人介绍道:“这是宋警官和张警官,都是自己人。钟丽,那边有个防空洞,一会你们就把睡袋和帐篷搭在防空洞里,睡一觉,明天早上我们就送你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白天爬了一天的山,半夜又折腾了一次,几名学生都霜打的茄子一样,蔫了。

    听到能睡觉,一个个闷不做声的搭帐篷,铺睡袋,整个过程犹如行尸走肉一般。

    唯有钟丽,不愧是学校柔道社的社长,体力和恢复力真是没的说。

    等到同学们都睡下之后,她还有精神跟吕泽几人吃夜宵,拉关系:“吕警官,我看他们都叫你泽哥,我也叫你泽哥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随便啦,你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吕泽几人走得匆忙,晚饭都没好好吃,此时早就饿的肚子咕咕叫了,吃东西还来不及,哪有空跟钟丽扯淡。

    “泽哥,你是不是会功夫啊?”

    钟丽坐在一旁,回想起了吕泽在山上的一震一推,发现吕泽的出手速度非常快,让她一点防备都没有,不像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识货,泽哥的功夫在警队里不说第一,那也是数一数二,格斗教官都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吕泽还没开口,张柱就在一旁吹了起来:“你还别不信,上次局里抓了个古惑仔,还是什么东星的双花红棍,叫下山虎,叫嚣着警察只会耍阴招,一个能打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结果你猜怎么着,泽哥直接让人给他解开手铐,说要看看他有多能打。

    两三招,打的下山虎直吐血啊,不过那家伙也算硬气,我们还以为他会投诉呢,没想到一声都没吭,鬼佬问是怎么回事硬说是自己摔的,也算条汉子。”

    张柱说完,还怕钟丽不明白双花红棍的含义,追问道:“你知道双花红棍是什么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,一个社团里最能打的人对吧。”

    钟丽喜欢武术,当然不会不知道双花红棍的含义:“泽哥,东星那么大的帮派,作为第一高手的双花红棍,居然在你手里走不过三招,你也太厉害吧?”

    “算不上什么,东星本身就不以打仔出名,矮个子里挑将军,能有多能打?”

    “再者说,真正的高手过招,三五招内就分胜负了,打几百回合的那是三国演义。”

    吕泽表情淡然,并不认为打赢下山虎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年来,除了被他复制拳法的那位形意拳大师以外,他还没有在现实中遇到过第二位大师级拳术高手。

    就以四大社团的双花红棍来说,也都只是专家级,而且在专家级上走的并不远。

    当然,专家级的功夫在街头巷尾中已经足够了,港岛有大小上百家武馆,绝大部分武馆馆主的功夫水平也就专家级,有的甚至只有高级。

    大师,那是能顶门立户的存在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打之年的大师,如叶问,一人压倒港岛武林,使咏春在港岛遍地开花。

    社团内的双花红棍,要是有这样的身手也不用混社团了,开武馆不好吗。

    名利双收,弟子数万,何苦在江湖上漂泊。

    “泽哥,你练得是什么功夫,能不能教教我?”

    钟丽越听越来精神,目光中满是向往之色:“我的柔道教练简直是个变态,天天老想着泡我,他要是长得帅也就算了,又黑又笨,简直是一头大黑熊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不会功夫,只是天生神力。”

    吕泽是个讨厌麻烦的人,怎么会给自己没事找事。

    “泽哥...”

    “钟小姐,你该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吕泽不等钟丽再说什么便摆了摆手:“明天见吧。”

    钟丽心有不甘,可她看得出吕泽对她没兴趣。

    这种淡然的眼光,是她从高中跳水队退役后就再也没见过的。

    其他男人看到他,都恨不得扑上来叫声妈妈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一大早吕泽就起来了,招呼着宋子杰让他把钟丽几人送下山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想法未能实现,因为第二天起来之后,除了钟丽以外其他人的腿都肿了,疼的走不了路。

    这是缺乏锻炼引起的,看着叫苦连天的四名学生仔,吕泽也没有拿枪逼着他们立刻下山,而是容许他们在山上再休息一个上午,吃完午饭再出发。

    中午...

    “阿杰,我们会继续在山中巡视,你和张柱把人送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去就行了,昨天两个人去,是因为那个大叔有神经病,怕他乱跑,只是送人用不着两个人去。”

    吕泽一听,觉得宋子杰说的也有道理。

    如果只宋子杰一个人去,张柱留下,凌靖和张柱一队,吕泽和何定邦一队,两人一组,又能多搜查两个方向了。

    “行吧,你早去早回,傍晚在防空洞集合。”

    吕泽没有反对,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众人分散行动。

    宋子杰去送人,吕泽和何定邦去了西北山道,凌靖和张柱继续深入西南山道。

    走走停停,一个下午很快过去了。

    吕泽和何定邦一看表,已经下午五点多了,于是开始返回,准备在天黑前返回防空洞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返回防空洞的时候,已经快七点钟了。

    凌靖和张柱还没回来,宋子杰也不在防空洞内。

    吕泽起了疑心,凌靖他们没回来好理解,宋子杰不在就奇怪了。

    按照昨天的时间,下午宋子杰前往古洞村,有三个小时,赶在四点前就能回来才对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吕泽却没在防空洞内看到宋子杰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阿杰,你去哪了?”

    吕泽拿起通讯器喊到。

    “额...”

    通讯器那头的宋子杰沉默稍许,回答道:“吕警官,我被蛇咬了,下山来看医生,一着急忘了通知你了。”

    嗯??

    听到吕警官这个称呼,吕泽心中立刻升起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宋子杰从未叫过他吕警官,现在这么说,八成是在暗示什么。

    “阿杰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吕泽目光一闪,对着何定邦吩咐道:“通知凌靖他们回来,那四名抢匪可能就在我们这边,并且劫持了阿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吕泽拿着通讯器走向一旁,继续问道:“你现在在什么位置,被咬的严重吗,山上有很多毒蛇,千万别大意,要不我让飞虎队的直升机去接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小伤而已,咬我的那条蛇被我回手一拳,眼睛都打瞎了,总之呢,你们千万别耽误任务,我下山随便找个村庄让他们看一下,吃点止疼药就行了......喂,喂,信号不好,我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宋子杰那边很快挂断了通讯器。

    吕泽闭着眼睛想了一会,片刻后开口道:“凌靖他们到哪了?”

    “何定邦回答道:“正在赶回来,估计要半小时之后才能到。”

    吕泽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宋子杰在通话中说,他随便找个村庄看一下就行。

    但是吕泽很清楚,附近唯一的村庄就是古洞村。

    而且宋子杰还说,咬他的蛇被他打瞎了眼睛,宋子杰肯定不是真的被蛇咬了,所以他是打瞎了一名抢匪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口中的治疗蛇毒,估计也和自己无关,而是被打瞎的那名抢匪疼的受不了,其他三人要带他去古洞村的赤脚郎中那边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跟我的,还算机灵。”

    吕泽想明白前因后果,很快向何定邦吩咐道:“让凌靖他们去古洞村和我们会合,另外不要通知其他人,我怕打草惊蛇,害了阿杰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何定邦轻轻点头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那四名抢劫押款车的人都是真正的悍匪,敢杀人的主,察觉到危险肯定会先干掉宋子杰再劫持其他村民做人质。

    遇到这种情况,就要精锐小队出动,人少好办事,还不容易打草惊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