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港综1986 > 第七十一章:刘建明与陈永仁
    下班的路上,吕泽想了很多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考虑过留下林国平,可惜风险太大了。

    林国平有小聪明,缺少大智慧,而且对他的事知根知底,留着他太危险。

    算起来,吕泽给过他两次机会。

    一次是交磁带那天,他做出了错误的选择,销毁了自己的磁带。

    他不该那样做,他对吕泽的事一清二楚,吕泽对他雾里看花。

    交出那份磁带,吕泽才会信他。

    可惜他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,固有一死。

    第二次,是在韩琛死后。

    吕泽相信以林国平的聪明,不难猜出韩琛是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那天他拿到磁带之后做了什么,有没有留下备份只有他自己知道,可他没有解释,以为吕泽什么也不知道,这是他第二次该死的地方。

    两次机会他都没有把握住,哪怕没有九龙城这个舞台,吕泽也不会留他。

    正如他和凌靖所说:“林国平不死,我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相比林国平,凌靖,何定邦才算他的自己人。

    尤其是凌靖,他为人纯粹,好奇心不强,有古之侠客的风范。

    是那种重义轻财,士为知己者死的人。

    这种人很罕见的,跟随宋子豪的小马就是这种人,可世界上又有几个小马。

    算起来,何定邦跟他的时间也有一年了。

    吕泽在这一年中一步步,将何定邦从底层提拔上来,按理说他和何定邦的关系应该比跟凌靖更亲近。

    事实上,有些事吕泽会和凌靖说,吩咐他去做。

    却不会想到何定邦,虽然何定邦这人也特别重视情义,但是他身上有股子善良劲。

    比如林国平之死,凌靖在现场都不会多问一句。

    何定邦却会在私下里追问他。

    固然,他的追问更多是怕吕泽走错路,可这种不信任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如果有一天吕泽要做一件违背良心,违背道义的事,何定邦不会站在他这边。

    宋子杰就更别说了。

    他是陈宫一样的人,违背了他的做人原则,他也会向陈宫一样离去。

    吕泽想着手下的这几个人,不由感叹:“人真的很复杂。”

    没有虎躯一震,没有天命主角,有的只是英雄相惜。

    等到英雄迟暮之时。

    是桃园三结义,相互扶持,同甘共苦。

    还是瓦岗一炷香,各奔东西,生死相向。

    真的很难说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打开家门,吕泽看到了正在客厅内做瑜伽的王港生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点点头,吕泽随手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,没和清清去约会啊?”

    王港生一脸诧异,从瑜伽毯上起来,主动接过吕泽脱下的外套:“还没吃饭吧,我去给你做饭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吕泽没有反对,只是在王港生想给他拿包时抬了下手。

    看到他抬手的动作,王港生撇着嘴走了,边走边嘀咕着:“神神秘秘!”

    吕泽笑笑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他去林国平家里,通知他的家人林国平牺牲的消息时,曾借口查找林国平可能留下的警务文件为由,搜了他的房间和书房。

    没有太多收获,只找到了一本日记。

    吕泽闲暇时翻看了几页,上面写了很多林国平的心里话,还有一些对卧底任务的侧面描写。

    虽然一般人看不懂这本日记写的是什么,但是吕泽却没有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现在韩琛死了,玛丽姐死了,林国平也死了。

    再销毁掉涉及到他的证据,吕泽就是个干干净净的人。

    “国平,你放心的去吧,回头我会为你申请抚恤金并照顾你的家人,如果有下辈子,别在傻乎乎的给人当枪了,人一定要靠自己。”

    吕泽掏出打火机,坐在客厅里,点燃了林国平的日记。

    随后他又拿出了那些磁带,一盘盘的烧掉,只留下了一盒没动。

    那盒上写着三个字《刘建明》。

    “刘建明!”

    吕泽念叨着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要是他猜的没错,这里刘建明就是《无间道》系列中,韩琛安插在警队的卧底。

    回想了一下,现阶段的刘建明应该还只是小角色。

    起码他没有听说过刘建明这个名字,而且他也不在西九龙警署服役。

    但是吕泽很清楚,是金子总会发光的道理。

    刘建明现在的职务低,不代表没有发展潜力。

    相反,韩琛派往警队的七名卧底之中,唯有刘建明当上了督察,而且是高级督察。

    其他六名卧底警员,包括林国平在内都混的不会很如意,没有一个能独当一面。

    所以吕泽犹豫再三,决定将刘建明的磁带留下,未来可能会用得到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不值得吕泽惦记。

    大家好,我们公众.号每天都会发现金、点币红包,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。年末最后一次福利,请大家抓住机会。公众号[书友大本营]

    三五个普通警员,韩琛会拿着当宝,在他眼里不如一根草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。

    新界北区警署。

    “玛丽姐你放心吧,我已经向上面打了调职报告,很快就会去西九龙情报科上任,我一定会把你的死因查的一清二楚,不管是谁杀了你,我都会为你报仇的。”

    刘建明蹲在路边,一边烧纸一边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和其他人不同,刘建明是自愿去当警察的,一方面他喜欢警察这个行业,另一方面是因为玛丽姐希望他去当警察,而他对玛丽姐心有爱慕。

    听闻韩琛的死讯,刘建明开怀大笑。

    听到玛丽姐也死了,刘建明又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他笑,是因为韩琛一死,就没人能再控制他,他可以当个好警察。

    他哭,是玛丽姐对他有恩,他觉得韩琛该死,玛丽姐却不该死。

    不管下手的人是谁,这个仇他都不能不报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大家乐商城...

    “老大,我说过多少次了,我真的不知道韩琛是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不知道,所以才让你查,知道我还用找你啊?”

    “查查查,哪有那么多事可查,你当我是福尔摩斯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啊,别三天两头喊我出来见面,我是卧底,这样很危险的,你是不是想要我死啊?”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倪永孝最近有没有联系你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自从上次的葬礼之后,我们已经有几个月没见面了,我连他现在干什么都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阿仁,你卧底了两年,还是个街头小混混,这样下去也没什么意思,我看这样吧,下次倪永孝再来找你,你就答应跟他好了,韩琛死了,倪永孝现在无人可用,你又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,对你肯定要比对别人多几分信任。”

    “回头再说吧,我大哥傻强叫我晚上去见他,时间差不多了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韩琛的死,影响是深远的。

    刘建明,陈永仁,倪永孝...

    无间道中的几位大佬即将相遇,未来的尖沙咀注定风起云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