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港综1986 > 第六十八章:韩琛杀青
    “KK,你先回屋吧,我陪泽哥聊一会。”

    聊了几句,凌靖就把KK支走了。

    等到KK进屋后,凌靖打开客厅的橱柜,从里面拿出来一个箱子。

    “时间紧,就搞到了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箱子打开,露出了五把手枪。

    两把密林,也就是柯尔特蟒蛇型左轮手枪,独行侠的最爱。

    两把黑星,不过看样子是越南货,线膛有一定的磨损,应该是从战场下来的。

    还有一把伯莱塔mp9,这把倒是全新的。

    拿在手中闻一闻,黄油味十足,手感也非常不错,很润,一看就是高级货。

    “狙击枪还没有搞到,那东西不常有的。”

    凌靖拿着两颗子弹把玩,询问着:“是不是有秘密任务?”

    “暂时没有,回头有需要的地方我会开口的。”

    吕泽丢给凌靖一把黑星:“这把你留着吧,可能用不到,但是用到了不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凌靖将黑星收起来,又抓了两把子弹。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兄弟之间无需多说,很快,吕泽拿着箱子离开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林国平在想办法弄磁带,吕泽也没有催促他,安心等待。

    一晃就是一个多星期。

    5月15号晚上,林国平突然打来电话,告诉他磁带已经拿到了。

    临出门前,吕泽带上了自己的警枪,犹豫片刻,又带上了伯莱塔。

    他不敢肯定,林国平是不是真的拿到了。

    又或者他蹲在厕所里,被人用枪指着打的这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去你家?”

    来到一栋烂尾楼内,吕泽看到了等候在此的林国平。

    “我老妈在家,我怕你吓到她。”

    林国平夹着一个文件包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有七盒磁带,有两盒是你的,剩下的是其他人的。”

    文件包被林国平拿在手中,示意吕泽可以接过去。

    吕泽看了看周围,拿过文件包,打开看了看。

    看到里面的七盒磁带,吕泽反问道:“你的呢?”

    “已经销毁了。”

    林国平点了根烟,吞吐着说道:“这东西是雷,不能留的。”

    吕泽目光微眯,什么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“磁带是我偷出来的,韩琛那边很快就会发现,我猜他手中应该没有备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要是不放心,可以再去试试他,韩琛什么都不在乎,就是放不下他老婆,你要是能把他老婆抓到手,你让他干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林国平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吕泽挑了挑眉头,一言不发的走了。

    目送着他的背影,林国平在后面喊道:“泽哥,有我的船票了吧?”

    无人回答...

    开着车,吕泽不发一言的往家里赶。

    林国平这件事做的很好,但是又不够好。

    他把事情办了之后,不该销毁自己的磁带,格局小了。

    要是他的那盒磁带在文件包里,吕泽会给他一个拥抱。

    现在,他把自己摘出去了,谁知道这七盒磁带之外,林国平是不是又私藏了几盒。

    所以吕泽心情很不好。

    林国平想干什么,当张宗昌吗?

    他就是张宗昌,吕泽也不是张作霖。

    铃铃铃...

    还没到家,吕泽的大哥大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阿泽,有没有时间啊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韩琛的声音。

    吕泽一边开车,一边语气淡然的反问道:“琛哥,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事,就是家里进贼了,丢了几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韩琛语气微顿:“你是警察嘛,有困难当然找警察。”

    吕泽问道:“要不要我过去一趟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丢了我也省心了,不然老被人惦记着...”

    韩琛好似想到了什么:“对了,东西我是下午四点半丢的,那时我保姆出去买菜了,你那边要是要线索记得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吕泽一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嘟嘟嘟...

    电话中传来忙音。

    吕泽外面的广告牌,上面写着七点二十八分。

    要是他没有记错的话,林国平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是六点半左右。

    如果韩琛没有撒谎,林国平拿到东西之后,消失了两小时才给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这两小时他去干嘛了?

    洗了个澡,按了个摩,又去吃了个自助餐吗?

    还是说,他也把磁带复制了一份。

    “林国平!”

    吕泽脸上带着冷笑。

    听韩琛的语气,他那应该是没有备份了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排除他在撒谎。

    至于他说的时间,可能是17:30分丢的,故意说成16:30分,为的就是让他怀疑林国平做了手脚。

    也可能是真的,真是下午四点半。

    真真假假,你去猜吧。

    “喂,阿静,有件事让我觉得很难办...”

    两分钟猴,吕泽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脑海中又浮现出了林国平的面孔。

    5月16...

    “特别报道:昨晚在尖沙咀智华公寓中,发生了两起命案。”

    “死者为尖沙咀黑帮头目韩琛与其妻子,事发现场一片狼藉,负责这起命案侦破工作的苗志顺督察声称,不排除帮派仇杀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中午,吕泽几人坐在餐厅内吃着午饭,看着电视内的报道。

    西九龙重案B组的苗志顺督察,正对着记者讲解道:“对方很专业,开门的时候完全没有惊动正在熟睡的韩琛夫妇,二人都是在睡梦中被枪杀的,我怀疑凶手是职业杀手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韩先生的保姆,是我报的警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下午的时候我出去买菜,韩先生丢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,还对我发了脾气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的时候,我是八点多才走了,临走前我听到夫人和韩先生争吵,说想要搬出去住,家里不安全,韩先生没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我第二天上班,我就发现韩先生被杀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是一些现场报道。

    凶手并不求财,韩琛家里有几十万的现金,对方动都没动。

    但是整个房子却被翻了个遍,连一些地方的墙砖都被敲碎了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线索,就连小区内的监控也被绕过,显示出了专业级的作案手法。

    “泽哥,这条海鱼真不错,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正在看电视的吕泽,耳边传来凌靖的话语声。

    吕泽笑了笑,夹了块鱼肉。

    真别说,味道确实比平时要好。

    回头看到正在吃饭的林国平。

    吕泽又觉得这条鱼不够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