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港综1986 > 第五十章:侠盗?
    第二天一早。

    吕泽起的有点晚,到达警署已经九点多了。

    幸好重案组不像其他部门,忙的时候24小时闲不下来,不忙的时候晚到一会也没人说什么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西贡区挺太平的,毕竟西贡只是小地方,人口加起来还不到五十万,天天枪炮轰鸣,命案连连也不现实。

    “泽哥早。”

    “早...”

    一边和众人打着招呼,吕泽直奔情报科而去。

    情报科是文职部门,朝九晚五,吕泽推门进去的时候,一帮人正在闲聊,看上去也不是很忙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清清,你老公来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吕泽进来,一群女孩立刻集中火力。

    关清卿被说的羞红了脸,只是没有反驳,还对大家做起了鬼脸。

    吕泽笑着打招呼,这里的人都认识他,知道他是隔壁重案B组的头头,戴警司面前的红人。

    未来要是不被调走的话,重案组八成会由他接手,成为李鹰那样的部门负责人。

    “黄大仙的事帮我查了没有?”

    吕泽坐在关清卿的办公桌上,拿起桌上的苹果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查过了,那家工厂是个地下钱庄,作案的人目标很明确,杀人,抢钱,动作干净利落。”

    “现场留下了七具尸体,都是钱庄内部的人,没有活口,也不知道具体被抢了多少钱,恐怕几百万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他们在路上撒的一百万现金以外,今天早上,儿童福利署门口还发现了一个装有两百万港币现金的包裹。”

    “没人知道是谁送来的,但是一些钱上沾染着血迹,物证调查科的人认为,这笔钱很可能是地下钱庄内的赃款。”

    关清卿看向吕泽:“你的怀疑很正确,他们真不是一般人。”

    一般的省港旗兵,只求财,让他们给儿童福利署送钱是不现实的。

    这帮人不同,他们表现的不太像悍匪,更像是佐罗一样的侠盗,劫富济贫的好汉。

    就是下手狠了点,七个人,没有活口,杀人对他们来说简直和家常便饭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翻看过内部档案,去年的这个时候,港岛也发生过两起这样的案子。”

    “人全杀,钱全拿,一部分捐款,一部分撒出去,作案手法完全一致。”

    “我怀疑,去年那伙人又回来了,不过他们和一般的悍匪不同,只黑吃黑,不对正常商户动手,所以案件没有公开,新闻也没有报道过。”

    关清卿一边说着,一边将自己整理好的文件递给吕泽。

    吕泽拿过来翻看了几页,上面是警方在现场拍下的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中,死者众多,每个人都身中三枪以上,其中头部必然留有弹孔。

    吕泽目光微眯,脑海中幻想出一幅画面。

    两帮人正在交易,突然一伙蒙面人杀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杀死了所有人,一边拿钱离开,一边在每个人的脑袋上补一枪,做完之后,就像参加花园派对一样,轻松且悠闲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猛龙不过江啊!”

    吕泽睁开双眼,试探着问道:“有目击证人吗?”

    在他想来,这帮人下手干净利落,恐怕不会留有目击证人。

    却不想,关清卿连连点头,肯定道:“还真有。”

    中午。

    吕泽在北区天桥下,找到了目击证人蔡婆婆。

    蔡婆婆七十多岁,有个蹲监狱的古惑仔儿子,没收入,以捡垃圾为生。

    听到吕泽来的目的,蔡婆婆回忆道:“那是下午四点多,我正在河渠下面捡垃圾,看到有五个背着包,戴着鸭舌帽的男子从桥下走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一边走一边撒钱,看到我在捡垃圾,还给了我一万块,告诉我他们撒的钱不要捡,那是给妈祖和小鬼的买路钱,捡了会有祸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过了没多久警察就到了,他们和我说,有两帮毒贩被打死了,问我有没有看到有人经过。”

    吕泽听到这里,疑问道:“您有没有看到他们的样子?”

    “为首的那个我看到了,长得一脸正气,说话也细声细语的,不像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蔡婆婆说到这里,露出戒备之色:“我听说他们打死的都是毒贩,抢走的钱也是赃款,害人的东西一点没碰,全都倒进了河水里,就跟水浒传里的好汉一样。

    你不用问我他们的长相,我是不会说的,你们这些警察根本不管我们这些小市民,他们是英雄,你别想从我这问出什么。”

    再问,蔡婆婆什么也不肯说了。

    吕泽心如明镜,掏出两张一百的港币递给老人:“婆婆,拿去买点东西吃吧。”

    蔡婆婆颤颤巍巍的走了,走时嘴里还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吕泽回头看了眼关清卿,用肯定的语气说道:“他们是公安,要不就是在职军人,荣誉感很强,作战经验丰富,嫉恶如仇,而且不会对平民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吗?”

    关清卿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非常肯定,换成一般的悍匪,不可能留下目击证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之所以不杀蔡婆婆,除了对自己有信心,认为港岛警方抓不到他们以外,更大可能是他们不允许自己滥杀无辜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的档案我都看了,死的全是社团中人,没有一个平民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这几年那边在严打,按照炎国的量刑来说,这些人都是死罪,杀这些人他们不会有负罪感。”

    吕泽点上一根烟:“看吧,按照他们这种作案方式,做完一票的钱,起码洒出去三分之二,留在自己手上的反而是少数。

    五六个人一分,到每个人手里的就更少了,我猜测他们还会和去年一样,一口气做两三起才会离开,黄大仙的案子只是个开始,几天内他们还会再次行动。”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关清卿一直不说话。

    吕泽看出她有心事,问道: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关清卿拉着吕泽的手:“这帮人虽然名声不显,可实力比大东他们还强,眼看就过年了,你能不能别管这件案子,交给其他人去做。”

    吕泽楞了一下。

    很快明白关清卿是在担心自己,抓捕大东的行动中当场就死了一个兄弟,还有一个重伤,现在说起来还满是后怕。

    黄大仙这帮人,虽然名声不响,可配合密切,动辄杀人,危险性还要在大东团伙之上。

    现在二人的关系稳步上升,甚至到了拜访岳父岳母的地步,关清卿不想他冒险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清清,我们是警察。”

    吕泽攥紧了关清卿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们是警察,可全港有三万多名警察,危险的工作交给其他人做不行么。”

    关清卿目光含泪:“工作而已,有我爸爸在,你还那么拼命干嘛,还怕以后没得升吗?”

    “额...”

    吕泽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呜呜呜...

    关清卿委屈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吕泽将车停在路边,把女孩搂在怀中。

    二人谁也没有说话,就这样静静的相拥在车内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哭了一会,关清卿一脸委屈的看着他:“我是不是太任性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太爱我了...”

    吕泽在她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你爱不爱我?”

    关清卿看着他,一副你说不爱,我就会哭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当然爱了。”

    吕泽低头吻下:“你别整天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关清卿挣扎着不让亲,委屈巴巴的说着:“你要一辈子对我好啊,你不对我好,我爸,我二叔,我姑姑,我弟弟,他们都不会放过你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