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港综1986 > 第三十五章:内讧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好好给我看店,我去蒸个桑拿,回来给你们带夜宵吃。”

    晚上。

    严泰伸着懒腰从游戏厅出来,向着停在路边的汽车走去。

    刚上车,他就察觉到了不对,有种被人盯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回头看看,又什么也没有发现,只能将这种不安强压下去,暗想着:“难道做了亏心事真会疑神疑鬼?”

    摇摇头,严泰发动汽车,向桑拿中心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地下停车场,刚把车停好,迎面就驶来了一辆白色面包车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啊,地下停车场里还打远光,有没有公德心?”

    严泰用手挡着眼睛。

    吱!!

    一声刹车,面包车停在了严泰面前。

    不等他有所反应,车内便跳出三名壮汉,各个手上都提着枪。

    “大东?”严泰楞了一下:“你要干什么,我是严泰啊,咱们是好朋友呀。”

    “好朋友?”

    大东笑容狰狞,步步紧逼,将枪口抵在了严泰的下巴上:“好,我就让你死个明白,你给我们五万块钱,让我们帮你干掉仇家,却没告诉我们那个人是警察,现在搞得我们非常狼狈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今天下午你见了谁,还是警察,可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你根本没提这码事。”

    “说,下午你和他说了什么,是不是出卖我们了?”

    感受着冰冷刺骨的枪口。

    严泰又惊又怒,辩解道:“不是你们想的那样,我和吕sir私交不错,经常一起玩的,你们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我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大东啊,咱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我怎么会出卖你们呢?吕sir是问我了,可我什么也没说,肥狗的案子我才是主谋,我没理由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哼!

    大东冷哼一声:“严泰,你做人太不清不楚了,我们大圈仔一条命是命,两条命也是命,今天你说的天花乱坠也没用,我们认定你说了,下辈子做人机灵点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三人用绳子将严泰捆上,在他的求饶声中将其塞进车里,又从面包车内取出汽油。

    “大东,我真的什么也没说啊,不要啊,不要啊!”

    严泰撞击着车窗,换来的却是汽油浇下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大东掏出一根烟,又拿出了打火机。

    将烟点上,打火机飞向汽车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火苗引爆汽油,整辆车燃起熊熊大火。

    严泰被捆住双手丢在车内,入目全是火焰,哭嚎道:“东哥,我不是反骨仔,我真的没有出卖你们,我冤枉啊。”

    大火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一名面容憨厚的青年说道:“东哥,都到这时候了还喊冤,看来他是没有出卖我们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一个蘑菇头,身材矮胖的青年说道:“也不一定,或许是因为他做了,所以才不敢承认。”

    又过了几秒钟。

    大东将烟头丢在地上,心中有了决断:“八中,肥姑,准备灭火。”

    三人齐心合力,拿着灭火器开始灭火。

    很快火焰散去,烟雾中露出了已经被烧黑的汽车。

    严泰躲在后驾驶室内,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,也不知道是呛的还是吓得。

    “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说,你下午和那个警察说了什么,我要你一字不漏的说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大东坐上汽车,手枪再次抵在了严泰的下巴上。

    呜呜呜...

    严泰嚎啕大哭,生死两重天的感觉太刺激了。

    “不许哭!”

    大东猛的抬手,一下打在了严泰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这一下,或许是把严泰打清醒了,严泰终于不哭了,目光复杂的看着大东:“大东,我错了,我错在太看得起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大东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严泰恨恨的回答道:“我让你干掉肥狗,是想引你入伙,以为凭我的头脑,你的武力,咱们两个合作,一定能在港岛打响名号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一点都不相信我,有个风吹草动就怀疑兄弟,好,你想烧就烧吧,我严泰不是怂包,死在你手上我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静...

    大东皱着眉头,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严泰。

    肥姑和八中见了,给大东使了个眼色,三人关上车门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半分钟的功夫之后,大东去而复返,亲手给严泰解开绳子,冷声道:“我不管你是真,还是假,看在钱的份上我今天饶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三天后,我要你带上两百万港币,在西贡的万宜水库跟我换货,到时候我会带价值五百万港币的珠宝首饰去见你。”

    大东用枪口点着严泰的脑门:“我们这帮人的来历你是清楚的,你最好别跟我耍花样,不然我炸平你的游戏厅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,我知...”

    严泰连连点头,他这条小命算是保住了。

    凌晨...

    红孩儿游戏厅。

    “这帮大圈仔太过分了,我严泰在江湖上混了二十几年,从没有像今天这么难堪过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但要杀人,还要诛心,我要是一点表示都没有,以后就不用在港岛混了。”

    严泰脑袋上包着纱布,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二十几名手下:“你们说,老大被害的这么惨,你们要不要报仇!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报仇了,泰哥你是我们老大,你老人家没面子,就是我们没面子,我们跟他们拼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和他们拼了,什么省港旗兵,还不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,别人怕他们我可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怕,大家并肩子上,交货的时候要他们好看。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听得严泰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“猴子,你和那帮越南仔很熟,明天你出面,弄十几只长枪短炮回来。”

    严泰看向坐在游戏机上,闷着头吃着盒饭的人。

    “猴子,你有没有听我讲话?”

    看到猴子没回应,严泰又有些怒了。

    猴子知道自己装不下去了,低着头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老大,十几只长枪短炮,上哪去搞啊,你要是给我三五七天,也就是半个月时间,或许我能把家伙弄来,明天,时间太赶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胡话?”

    严泰眼睛一瞪:“半个月,干脆你等我死了烧给我好了,你天天和我吹牛,这个也认识,那个也认识,你唬我啊?”

    “老大,话不能这样说。”

    猴子鼓起勇气,劝谏道:“大圈仔是没有人性的,我们是瓷器,何必要去跟那群瓦罐硬碰硬呢?

    他们有多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,就算搞到家伙,咱们这帮兄弟去和他们硬拼,又有几个能活着回来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。

    严泰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猴子,又看了看其他人。

    发现所有人都低下了头,包括刚才那几个口号喊得嗷嗷叫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...”

    严泰捂着胸口,只觉得胸口疼。

    好一会之后,他将目光看向自己的猛将,开口道:“刀片华,你号称一个人追着十几个人砍,你说,这个仇咱们报不报?”

    “大哥,大圈仔不用刀的,我就是能追着十几个人砍,也敌不过一把手枪啊。”

    刀片华挠着头:“在大圈仔身上吃亏的人多了,我们不说,谁知道你被大圈仔摆了一道,依我看还是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大家和气生财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大哥,谁惹得起大圈仔啊,我们服软不丢人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不丢人,咱们日子过得多舒服,何苦去招惹那帮煞星呢?我们惹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。

    严泰目光环视,发现没一个敢站在他这边,一时间又好气又好笑,内心升腾起深深的无力之感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棒,真的好棒啊!”

    严泰强撑着笑容,点头道:“我们求财的,不是求命,我刚才只是开个玩笑,我现在事业有成,一年几百万的赚,又怎么会和大圈仔拼命呢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能想明白真是太好了,来,快来吃宵夜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围着严泰,纷纷请他坐下吃饭。

    严泰笑着摇头,鼓励道:“你们吃吧,吃完早点睡,明天还要开工呢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我送你吧。”

    刀片华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也想在大街上走走,散散心。”

    严泰说完一个人走了。

    稍许之后,听到关门时传来。

    小弟们纷纷围绕在猴子和刀片华身边,询问道:“猴哥,刀片华,我们这样真的没问题吗?”

    刀片华反问道:“那有什么办法,你们敢去和大圈仔拼命吗?”

    “不敢啊。”众人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刀片华回答道:“这不就结了,让老大自己冷静一下吧,他会想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刀片华说的对,我们才过上几天好日子,吓唬人还行,和大圈仔火拼,我看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猴子招呼着众人:“来,吃菜吃菜,不够一会再叫几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