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港综1986 > 第二十一章:收买
    西贡大傻,其实一点不傻。

    相反他很精明,知道谁的钱能赚,谁的钱不能赚,不像一些小混混,一朝得势就忘了自己是谁。

    开车从二手车行出来,吕泽直奔商场而去。

    车有了,还缺个大哥大。

    这年头,大哥大本身的价格就要好几万,每月的电话费也要几千。

    西贡警署内,有大哥大的警员并不多,只有几名督察和警司有,因为他们的电话费是可以报销的。

    吕泽没到报销电话费的级别,但是他也准备弄一个。

    毕竟传呼机太麻烦了,没有大哥大方便。

    “完美!”

    一天下来,吕泽志得意满。

    是人就爱面子,他也不会例外。

    准百万级豪车皇冠七代,可是身价数百万的大老板才开得起的豪车。

    不管是外形还是性能,放到二十年后都不过时,在当下更是身份的象征。

    最妙的是,吕泽买的是二手车,谁来它也是二手的,有发票,有收据,二十万白纸黑字的写着,廉政公署都没辙,还不会像奔驰那样显眼。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车,和高级警长的身份不太搭啊,怎么也得弄个督察,不然怎么好意思和人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吕泽贪心不足。

    正所谓:衣食两般俱丰足,房中又少美貌妻。

    娶下娇妻并美妾,出入又叹无马骑。

    骡马成群轿已备,田地不广用不支。

    置得良田千万顷,又言无官被人欺。

    欲望是让人前进的动力,吕泽之前还心心念着,自己不过二十多岁,高级警长的位置已经不算低了。

    毕竟在警队内部,三十岁的督察都能被人赞一句年轻有为,按照他这个趋势,哪怕不立功,熬资历,二十七八的时候也能熬个督察回来。

    现在,吕泽不这么想了,不冲别的,就冲这辆车,没个督察的警衔开着都心慌。

    还有大哥大的话费,队长级,也就是督察一级的警员,上面是给报话费的。

    大哥大有了,一月两三千的话费没人给报销,你说闹心不闹心。

    “还是得升官啊!”

    吕泽拍打着方向盘。

    一脚油门下去,直奔小西河村而去。

    小西河村...

    “什么人,停车!”

    刚到村口,三个十几岁的少年人,就把吕泽的车给围上了。

    吕泽一看还有岗哨,对小西河村的评价上升几分,降下车窗说道:“我叫吕泽,找你们蔡老大,你们听说过我没有?”

    “听说过,你可以进去,哥几个把路障搬开。”

    几名少年人手忙脚乱,将前面的木头栅栏搬走了。

    吕泽也不客气,开车在前,后面有个少年人骑着自行车跟在后面,二人一起向村内而去。

    小西河村不大。

    只有三十几户,人口还不到二百。

    村子修的却很整齐,清一水的二层小别墅,有点后世富豪村的意思。

    另外吕泽发现,小楼上也有守卫,看来不管白天黑夜,小西河村都有巡逻力量在待命。

    “没看到枪,不知是因为我来,没给守卫配枪还是直接不配枪。”

    “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些,守夜的巡逻人都有,又是做走私生意的,没枪简直和笑话一样。”

    下了车,吕泽看了又看,心里如此想着。

    “吕警官,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一个类似小头目的人,将吕泽带到了一栋三层别墅面前。

    别墅内亮着灯,灯火通明,里面坐着两个中年人。

    一个把玩着手串,一个叼着烟斗,看样子就是小西河村的两位当家人了。

    “吕警官比我们想的还要年轻啊。”把玩手串的中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年轻有为,和吕警官相比我们都老喽。”叼烟斗的中年人附和着。

    “蔡老大,林老大。”

    吕泽对二人抱了抱拳,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蔡老大第一个开口:“吕警官,听说我们小西河村,现在是你的辖区了,以后还得靠你多多关照啊。”

    吕泽连连摆手:“关照不敢说,二位老大兵强马壮,怎么会把我这种小人物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。”林老大摇头道:“民不与官斗,你是戴帽子的,我们是升斗小民,我们想要安安稳稳的赚钱就少不了您的帮衬,不然这钱就不好赚。”

    蔡老大也叹息道:“吕警官,不管外人如何说我们,我们小西河村始终都围绕着一个原则,那就是求财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看到了,现在的小西河村,家家户户都有别墅,可是在五年前,这里还是不毛之地,住的上砖房的一半都没有,更别说二层别墅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的小西河村实在太穷,穷极思变,才有了今天的繁荣,这份稳定来之不易,我们舍不得啊。”

    吕泽不说话,他倒要看看二人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先是一阵闲聊,都是些没营养的客套话。、

    聊了一会之后,见吕泽稳如老狗,蔡老大对小弟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老大...”

    一名手下走上来,手上提着个箱子,将箱子放在了茶几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箱子里有五百万,小小心意,不成敬意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只要你点头,除了这五百万以外,每月还有两百万的孝敬送上,要求只有一个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

    蔡老大问道:“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。”

    不等吕泽开口,林老大也说道:“吕警官,我们是做走私的不假,可我们没杀人放火,走私,在港岛算不上大罪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不客气的说,我们入行这么久了,从来没有出过差错,你就是想抓我们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两虎相争必有一伤,相反,我们合则两利,我们做我们的生意,你当你的警察,你好,我们也好,何乐而不为呢。”

    吕泽看了眼钱箱,又看了眼两位小西河村的当家人。

    最后目光上移,从头顶的吊灯,二楼,还有墙上的油画上扫过。

    “你在找什么?”蔡老大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吕泽左看看,又看看,回答道:“摄像头。”

    开玩笑,这里是蔡老大的家,在这给他钱他敢要吗?

    谁知道房间里有没有隐蔽摄像头,这边拿钱那边拍下来,以后就等着当狗吧。

    “吕sir真会开玩笑,这里怎么会有摄像头呢。”

    蔡老大皮笑肉不笑。

    吕泽不为所动,站起来一阵翻找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从供奉着的关公像背后,拉出了一根黑色探头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吕泽摇晃着手中的探头,看着蔡老大二人不说话。

    蔡老大面色铁青,没想到吕泽年纪不大如此警觉,换成一般人,早在五百万面前迷失自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