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港综1986 > 第十八章:小西河走私村
    “阿杰,正所谓求仁得仁,你大哥死得其所。”

    吕泽从后面走过来,来到宋子杰身边:“你不用为他难过,这是他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宋子杰含泪点头,抱着宋子豪的尸体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另一边,警队的同事们开始清理尸体,打扫战场。

    谭成死了,有几个小弟却活了下来,成为了这场冲突中的幸存者。

    戴警司下令将这群人带回去,相信在警署内,这些犹如惊弓之鸟的马仔们,一定很愿意和警方合作。

    “通知记者没有,这么大的场面,通知记者过来拍几张照片,让我们西贡警署也风光风光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是谭成,他可是亚洲伪钞集团的首脑,他的死会很有威慑性。”

    戴警司在几名督察的陪同下,雄狮一样的巡视着领地。

    别看这次行动他只是发表了一下战前动员,谭成和宋子豪又是火拼而死,警队没做什么。

    功劳却实打实的落在了戴警司头上,谁让他是现场的最高指挥官呢,完全可以对外宣称这是警方布局,自己亲自指挥,破获的一起重大案件。

    要是有人问这件案子有多大,将现场的枪支收拢收拢,往展台上一放,几十把长枪短炮,足以说明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人死的倒是不少,可惜没有实质性证据,无法将亚洲伪钞集团一网打尽。”

    转了一圈,戴警司有些遗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报告长官...”

    吕泽立正敬礼:“我怀疑宋子豪留有证据,请求对宋子豪住处和工作地点进行搜查。”

    “搜查?”

    戴警司微微点头:“既然你有信心,这个案子就交给你了,回去申请搜查令。”

    “是,长官。”

    吕泽可是知道,宋子豪在大屿山坚叔那边留有后手,所猜不错,宋子豪留下的就是亚洲伪钞集团的成员名单和犯罪证据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第二天吕泽带着何定邦去了大屿山车行,很快见到了车行的老板坚叔,告诉他宋子豪已死的消息之后,从他手上拿到了离岛区某个高尔夫球场的会员钥匙。

    顺着钥匙找过去,他们在高尔夫球场内,找到了宋子豪留下的保险箱。

    打开一看,里面是宋子豪的日记本和一份资料,上面清晰的记录着亚洲伪钞集团的成员名单,交易信息,重要客户资料,和一个伪钞工厂,两个仓库的具体位置。

    西贡警署展开突袭行动,查封了伪钞工厂,并在两间仓库内搜到了价值2.3亿美元的伪钞,外加各式军火无数。

    伪钞集团人心惶惶,随着不断有高层成员被逮捕,财务部负责人最先扛不住压力倒戈,愿意成为警方的污点证人。

    有了缺口,剩下的就是狗咬狗。

    短短一周之内,曾经叱咤风云,左右亚洲伪钞格局二十年之久的亚伪集团便宣布破灭,前后共有数百人遭到逮捕,一时间整个港岛市面上,再也看不到一张伪钞了,众人谈伪色变。

    “看看这是什么,财政司的嘉奖状啊,由财政司司长亲自签发的,以表彰我们在打击伪钞行动中的突出贡献。”

    尘埃落定之后,上面的嘉奖也下来了。

    嘉奖来自两方面,一方面是警署内部,这个没什么好说的,全体官升一级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则是财政司的嘉奖,除了嘉奖令以外,还有一百万港币的嘉奖金。

    “财政司财大气粗,一高兴,直接拨了一百万下来当奖金。”吕泽挥舞着支票和嘉奖状,高声道:“别说泽哥偏心,这一百万我们人人有份,按人头分,每人25万,阿杰,你没意见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老山庙的碰头地点,是宋子杰搞到手的,奖金支配方面他有发言权。

    可宋子杰不是吃独食的人,当天行动吕泽,何定邦,关清卿都参加了,谁拿大头都不合适,只有平分最公平。

    要不然真算下来,吕泽是他们这支小队的队长,也是找出伪钞集团犯罪证据的人,功劳比他只大不小。

    “每人25万,再添点钱,足够在西贡买套房了,这次真是发财了。”

    何定邦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西贡这边的房价本来就低,和油尖旺,中环,西环这些地方没得比,小平米的紧促户型房,一套下来也就四五十万。

    何定邦当了六七年警察,自己还不怎么爱花钱,算得上小有身家。

    再加上这25万,完全能在附近全款买套小户型住房。

    “老何,我们的升职报告也被批下来了,我升高级警长,你升警长,阿杰和关清卿升高级警员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问问你是怎么想的,准备离开这边,去其他地方当巡逻组长,还是继续跟着我当个副组长。”

    说笑过后,吕泽开始进入正题。

    从高级警员到警长,这是质的提升。

    前者是队员,后者已经可以当组长了。

    比如吕泽,他就是以警长衔,担任的彩明苑巡逻组长。

    何定邦要是有这个心思,也可以外放个巡逻组组长,或者巡逻车车长当当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有想过,但是没考虑好。”

    聊到自己的职务问题,何定邦少有的正经起来。

    “泽哥,你是知道的,我是跑单帮的,上面没人,要不然也不会三十岁了,到头来还是个高级警员,跟了你才升了警长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心去外面闯荡,当个组长或者车长,手下三五个小弟,也能风光风光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又怕被分配到不毛之地,西贡一共就那么多位置,好位置肯定轮不到我,万一去了水库或者荒山,我这辈子也就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何定邦愁的直挠头:“算了,我还是留下吧,到时候你去哪我去哪,我给你打下手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纷纷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吕泽也笑容满面,开口道:“我这次升职,虽然辖区没变,负责的还是彩明苑这一块,但是上面已经和我谈过了,还会让我监管着小西河村。”

    “小西河村人口少,以前只有三十几户,没有驻派警力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年,小西河村开展了集体养殖业,还弄了个小码头,弄得乱哄哄的,上面决定管一管。”

    吕泽看向何定邦:“过段时间,上面会再调三名普通警员下来,让我们的四人组变成七人组,你要是愿意留下,就带着两个人守西河,阿杰带着两个人守彩明苑,半个月一轮换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小西河?”何定邦眉头一皱,小声点:“泽哥,上面是不是有人要害你?”

    吕泽愣了一下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何定邦苦笑道:“西河是有集体产业,可不是搞水产,而是走私,一村36户人家,家家户户做走私,我们才几个人,怎么管,管得了吗,不是害你是什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