靳先生他最苏了
苏闲佞靳先生他最苏了
“小白眼狼,还逃吗?”“我……我错了。”她立马跑人,不料男人找上门来,步步紧逼!前世,她是异时空的指挥官,再次醒来,成为胆小懦弱的学渣!原想手撕白莲,狠虐渣亲,怎么就被川城最尊贵的男人带回了家,还宠上了天?!“我手疼。”男人轻揉着她微红的手,“罚表小姐跪十天祠堂。”“我脚疼。”男人二话不说,把人公主抱回了家。
催妆
西子情催妆
好兄弟为解除婚约而苦恼,端敬候府小侯爷宴轻醉酒后为好兄弟两肋插刀,“不就是个女人吗?我娶!”酒醒后他看着找上他的凌画——悔的肠子都青了!凌画十三岁敲登闻鼓告御状,舍得一身剐,将当朝太子太傅一族拉下马,救活了整个凌氏,自此闻名京城。后来三年,她重整凌家,牢牢地将凌家攥在了手里,再无人能撼动。宴轻每每提到都唏嘘,这个女人,幸好他不娶。——最后,他娶了!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宴轻:少年一捧清风艳,十里芝兰醉华庭凌画:栖云山染海棠色,堪折一株画催妆
贵妃有心疾,得宠着!
巴西松子贵妃有心疾,得宠着!
被下堂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!秦王妃在上清观修佛期间不安分!——此传闻属实。秦王妃隔三差五就会去隔壁龙安寺勾搭一俊美和尚!——此传闻也属实。皇上至纯至孝,甘愿剃发为僧,为祈祷大凤王朝福泰安康吃素三年,即将功德圆满,却偏偏叫一寡妇破了戒!——此传闻铁证如山。那寡妇后来成了贵妃。只是奈何贵妃娘娘有心疾,三不五时就要昏厥一下,据太医院掌院断定,贵妃娘娘活不过三十。所以一众宫妃盼啊盼啊,盼到头发都白了,还是没能盼到贵妃娘娘驾鹤西去的消息~~(绝世甜宠,不容错过!)
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
南之情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
陆少:“我家夫人什么都不懂,脾气还不好,你们别欺负她。”  顾芒看着见一个警告一个的男人,没说话。  陆少:“看书好好看,翻得那么快,能记住几个字。”  顾芒又拿起一本,一目十行。  陆少头疼:“遇上不爱学习的宝贝怎么办?”还能怎么办,宠着呗。  ……  直到有一天。  “爷,京城好几所知名大学都在抢夫人,国外的超一流大学也来抢人了!”  “爷,几家
致命偏宠
漫西致命偏宠
黎家团宠的小千金黎俏,被退婚了。 黎家人揭竿而起,全城讨伐,誓要对方好看。 * 后来,黎俏偶遇退婚男的大哥。 有人说:他是南洋最神秘的男人,姓商,名郁,字少衍; 也有人说:他傲睨万物,且偏执成性,是南洋地下霸主,不可招惹。 绵绵细雨中,黎俏望着杀伐野性的男人,浅浅一笑:“你好,我是黎俏。” 做不成夫妻,那就做你长嫂。 * 几个月后,街头相遇,退婚男对黎俏冷嘲热讽:“你跟踪我?对我还没死心?” 身后一道凌厉的口吻夹着冽风传来,“对你大嫂客气点!” 自此,南洋这座城,风风雨雨中只剩最后一则传言—— 偏执成性的南洋霸主,有一个心尖小祖宗,她姓黎,名俏,字祖宗!
妾本惊华
西子情妾本惊华
大婚之日,没等来新郎,却等来了一纸休书。东璃国第一美女凤红鸾,成为了东璃国史上第一个未嫁先休的弃妇。沦为整个东璃国最大的笑柄。不堪被辱,她跳进了荷花池。再次睁开眼睛,一改以往怯弱,眉眼间冷艳光华,她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她——婚礼喜宴,没等来新郎,却等来一场精心筹谋的围杀。白浅浅这个二十一世纪的天才娇宠阴沟里翻船,死在了新婚丈夫的枪下。再次睁开眼睛,她的灵魂进入了一个空有美貌的东璃国第一草包废物凤红鸾

言情小说最近更新列表